织梦58 http://www.dede58.com ,本店专注出售全网独家源码的站长资源网站,希望各位新老买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

当前位置: > 皇家国际娱乐平台 >

夫妻结婚不足3年生育,孩子患精神分裂症风险高50%!

时间:2019-08-23 20:07来源:体育网 作者:dede58.com 点击:

  养个娃,真不容易。

  纪录片《没有起跑线》就谈到了在全民精英的大环境下,因为香港一些名校喜欢接收1月出生的孩子,父母们甚至要算好受孕时间,让孩子赢在射精前。

  不过,仅仅算好射精时间可能还不够,耶路撒冷地区的父母表示:还得算好生娃前夫妻在一起的时间。

  因为最近一项基于耶路撒冷人群的研究表明,父母在一起不到3年而怀孕出生的孩子可能有更高的患精神分裂症的风险。

  高出多少?大概高出50%!

  受孕时婚姻持续时间短,是精神分裂症的独立危险因素

  

  关于精神分裂症

  我们知道,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大脑的障碍,干扰正常思维、言语和行为,致残率高、复发率高,影响全球约1%的人。

  遗传在精神分裂症的风险中起了重要作用。(然而,许多有此障碍的个体却并没有精神分裂症的家族史……)

  出生期间的问题也会增加起病风险。母亲孕期的健康问题,比如压力、感染、营养不良、糖尿病及其他躯体疾病,也与此障碍有关。(同时,大多数有此疾病的女性所生孩子后来也没有患上精神分裂症……)

  总之,在这些“头大”的风险因素中,先兆子痫(最常见的妊娠并发症之一)就是其中一个。先前的研究表明它与后代发育异常有关,使精神分裂症的风险增加2~4倍。

  其中,母体对胎儿父系抗原的不耐受是先兆子痫的一个危险因素。而研究又表明怀孕前,后代父亲的精子长期暴露于母亲的阴道可以克服母体的这种不耐受。

  “我们假设,如果母亲对父亲精子的免疫不耐受是精神分裂症风险的一个组成途径,那么夫妻怀孕前性接触的持续时间可能与后代的精神分裂症风险有关。”论文的第一作者Dolores Malaspina表示,她是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精神病学、神经科学、遗传学和基因组学教授。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Malaspina博士和她的同事对前瞻性、基于人群的耶路撒冷围产期精神分裂症研究(JPSS)进行了超过90,000个后代的分析。

  JPSS是一项出生队列研究,记录了1964年至1976年耶路撒冷一个特定区域的所有出生情况。

  为什么选择这个群体?

  因为要根据婚姻日期(DoM)量化父母在孕前的性接触时间不容易啊。几乎在所有发达国家,DoM都不能代表一对夫妇的性同居总时长。(这应该容易明白吧……)

  但耶路撒冷就不一样了,这里的非婚生子女出生率很低(大概是10%,其他国家约为40%)。在这个研究队列里超过97%后代都出生于已婚夫妇,其余的来自离婚、丧偶或未婚女性。总之,大多数出生者都来自有稳定性伴侣的人。

  那么研究的具体发现是什么?

  首先,在这个队列中共有552名先证者(348名男孩,204名女孩)被诊断出患有精神分裂症。当父母任何一方有精神分裂症或其他精神疾病时,子女的精神分裂症患病风险自然也蹭蹭上升。

  注:“先证者”是一个遗传学概念,是指在家族中最先发现具有某一特定性状或疾病的个体。

  不过,将父母的精神疾病诊断作为协变量也并不会改变DoM的风险比(RR)。

  与结婚超过10年所生的后代相比,婚姻持续时间较短的夫妻所生子女的精神分裂症风险更高:

  小于2年的患病风险为1.53(1.11~1.66);

  2~4年的风险为1.38(1.05~1.81);

  5~7年的风险为1.11(0.87~1.42)。

  这其中有一个安全因素,每增加5年的婚姻时长,后代患精神分裂症的风险就会降低14%。

  而且“这种影响与家族相关精神病史而带来的风险无关,也与随着父亲年龄增加而增加的精神分裂症风险无关。”Malaspina博士说到。

  所以说,一个稳定持久的性伴侣不仅是对自己的健康保障,更是对以后孩子的健康保障啊~

  不过,前提是得有个稳定持久的伴侣吧?

  参考文献:

  1.D. Malaspina, T. Kranz, K. Kleinhaus, et al., Short duration of marriage at conception as an independent risk factor for schizophrenia, Schizophrenia Research, https://doi.org/10.1016/j.schres.2019.03.001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