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58 http://www.dede58.com ,本店专注出售全网独家源码的站长资源网站,希望各位新老买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

当前位置: > 皇家国际娱乐平台 >

抑郁治疗又现新方向:居然是把人“冷冻”一下?

时间:2019-09-01 08:22来源:体育网 作者:dede58.com 点击:

  今天,当我爬上梯子找选题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很惊悚的标题:《Whole-Body Cryotherapy a Hot New Treatment for Depression?》(全身冷冻疗法:一个治疗抑郁症的热门新方向?)

  纳尼?现在疗法已经这么硬核了?

  果然是“凛冬到来”了吗……

  

  好吧,其实今天要说的冷冻疗法跟《权游》没什么关系。

  全身冷冻疗法(whole-body cryotherapy,WBC)最早于 20 世纪 80 年代应用于医学领域,在临床治疗与康复等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其作用包括缓解疼痛、抑制炎症、促进免疫调节、降低过高的肌张力、改善受损关节和肌肉功能、减缓骨质疏松等[2]。

  早在2008年,Joanna Rymaszewska等学者就发表了研究,指出WBC是对于焦虑和抑郁是非常有研究价值的抗抑郁辅助疗法[3],近期在欧洲精神病学协会(EPA)2019年大会上,WBC疗法再次被介绍,报道者Julia Rymaszewska表示:“WBC能够为抑郁患者带来获益,早期的结果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什么是WBC?

  WBC是指采用压缩制冷技术,让受治者短时间(2-3分钟)暴露在温度为 –110℃至 –130℃的治疗室里[1]。最常见的运用是在运动和康复领域:运动医学认为过高的体温会影响机体的运动能力甚至对机体造成不可逆的损害[3]。

  在耐力运动项目中,身体活动时产生大量的热量,优化产热和散热之间的平衡尤为重要,因此,为了刺激神经肌肉系统的兴奋性,WBC 可作为训练比赛准备阶段的一个重要部分,与热身、牵拉等一起作为准备阶段的内容[3]。

  两项WBC治疗抑郁症的重要研究

  2008年研究者们发现WBC能够有效改善患者的抑郁评分[3]:

  2019年Julia Rymaszewska的研究团队将已经已经接受过药物治疗的抑郁症受试者随机分为两组,其中实验组进行标准WBC治疗,对照组采用伪WBC治疗(治疗温度为-56℃)。

  在连续治疗10天后,实验组患者的Beck抑郁量表评分发生显著降低(P=0.028),从而说明达到治疗标准的WBC疗法能使抑郁患者获益。

  WBC如何缓解抑郁?

  机制尚不明确

  自WBC正式投入使用,对其机制的研究就一直在进行,但是在抑郁焦虑治疗领域,研究相对较少。

  可能对HPA轴有影响

  对于抑郁症发病机制的研究普遍认为与单胺能神经递质以及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皮质 (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 HPA) 轴关联密切,目前应用的抗抑郁药多以该理论为基础研发[6]。

  2008年,Lepp?luoto J等学者在进行WBC治疗和冬泳女性的激素对比时,发现第4-12周所有受试者血浆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和皮质醇较第 1 周出现明显下降,可能与低温适应性提高有关,证明无论 WBC 还是冬泳都能对机体的HPA轴造成影响[4]。

  可能与抑郁症的炎症机制有关

  在实际临床工作中,约 1/3 的抑郁症患者对传统抗抑郁药无反应,学者们从临床现象出发, 提出了其他学说或假说,愈来愈多的研究表明,炎症反应过程从现象学的角度与抑郁症关系密切[6]。

  近年来,WBC 被逐渐应用于运动性肌肉损伤的治疗和康复。Giuseppe[5]等观察了 10 名优秀橄榄球运动员接受 WBC 前后血液免疫学指标、细胞炎性因子、细胞粘附分子、乳酸脱氢酶和肌酸激酶的变化,发现重复 WBC治疗1周后,受试者血液中乳酸脱氢酶和肌酸激酶出现明显降低,白细胞介素等抗炎因子出现升高,作者认为 WBC 可降低血清肌酸激酶和乳酸脱氢酶的浓度,从而起到抗炎作用。

  辅助治疗

  重要的科研方向

  目前临床治疗抑郁症患者,仍然以药物治疗为主。

  一方面,1/3的抑郁症患者会因药物耐受原因进展为难治性抑郁,新药的研发速度却远远无法满足临床需要,另一方面,因为患者教育和社会科普的缺位,患者的治疗依从性有较大的问题。

  所以,开发辅助疗法对于抑郁症患者的长期生存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END

  参考文献:

  [1]Banfi G,Lombardi G,Colombini A,et al. Wholebody cryotherapy in athletes. Sports Med,2010,40(6)

  [2]周超彦, 冯连世, 韩照岐,等. 全身冷冻疗法在运动医学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 中国运动医学杂志, 2012, 31(1):82-87.

  [3]Rymaszewska J , Ramsey D , Sylwia Ch?adzińska-Kiejna. Whole-body cryotherapy as adjunct treatment of depressive and anxiety disorders[J]. Archivum Immunologiae Et Therapiae Experimentalis, 2008, 56(1):63-68.

  [4]Lepp?luoto J,Westerlund T,Huttunen P,et al. Effects of long-term whole-body cold exposures on plasma

  concentrations of ACTH,beta-endorphin,cortisol,catecholamines and cytokines in healthy females. Scand J

  Clin Lab Invest ,2008,68(2):145-153.

  [5]Giuseppe B,Gianluca M,Alessandra B,et al. Effects of whole-body cryotherapy on serum mediators of inflammation and serum muscle enzymes in Effects of the whole-body cryotherapy on NTproBNP,hsCRP and

推荐文章
最近更新